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详细信息

让珠算文化之花开遍世界的三个建议

2017/6/22 11:42:36   http://www.shzxs.org  来源:上海市珠算心算协会   阅读:72人次

让珠算文化之花开遍世界的三个建议

日中珠算教育问题研究会  大谷茂義

    这次收到上海珠算协会的张德和先生,以举办第二届弘扬珠算文化为主题的研讨会的邀请,两个论题一并收悉,对我来说,特别希望谈谈第二个问题“今后世界的珠心算应该怎样更顺畅地发展,为此,怎样强化中日之间的文化交流”。我一定尽我所能完成这个任务,考虑从如下三个观点来叙述:1.为了向世界推广珠算文化,有必要尽快培养更多、更好的珠算老师。为此,日本和中国的珠算团体要更进一步加强合作、深化交流,作为其中方法之一,考虑能否创设“国际珠算普及指导员认证制度”。2.为了使日中间珠算团体交流深入下去,有必要先从谋求信息共享开始做起。为此准备好建立宣传活动体制的工作非常重要。3.在国际交流方面,不可或缺的是翻译体制(口译和笔译)。必须要尽早考虑健全这种体制,尤其是从日本方面来看,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一)当今世界的珠算教育状况是,在这二、三年间好多个国家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许多国家有识之士,为了追溯珠算的起源和传承的过程,遇到有中国、或者日本的珠算界人士的活动,这两个国家不外乎成了他们行径的目的地。所以,为了让珠算教育在世界上得到更加广泛发展,我认为日本和中国珠算界难道不应该进一步加强合作、深入交流下去吗?这就是我考虑的包含应该急迫加以应对的问题。试举一例,最近中东地区有个珠算教育迅速弘扬的国家黎巴嫩。几年前,有代表团来日本,参观了冈部秀夫先生(当时研究会副会长)的教室。当时我也在座,听了黎巴嫩的珠算教育情况,总觉得他们的指导方法和中国的做法相差无几。听说是由印度人教的,而那个印度人看来应该是师从中国人。在日本培养珠算指导者,有着师徒关系的居多,日本珠算联盟(简称:日珠联)举办的培养指导者讲座,必须由日本工商会议所鉴定1级合格者,才有参加的资格。我认为这样做所遇到的问题是,现有的指导者年事已高,现今为了把珠算文化更广泛推广下去,关于培养指导者规模,一定要有进一步加强在日中之间的交流和研究的必要。珠算教育有其特殊之处,内容包括珠算技术的普及,计算技能的精准,达到高水平的程度,以及珠算历史的渊源等,应从珠算的纯技术层面,来开发和挖掘其内在的教育功能。为在世界上推广下去,必须规避那些乱七八糟的自成一体内容。为此,考虑创立“国际珠算普及指导员认证制度”是否可行?

    日中共同全力以赴地致力珠算国际交流活动,充分发挥了各自所能,为了在使珠算文化在世界上得到更好弘扬,有必要更加周密地、有机地把各自的活动结合起来。

    (二)为了把珠算文化向世界推广下去,有必要把日中之间合作活动、进行整合,为此,先谋求共享信息成为可能。为了能把这样的活动顺畅地运作,应整顿宣传活动体制,从现在日中之间的信息交流的现状来看,感到还是不够的。

    追溯到几年前,正有事寻找位于京都全珠联本部,恰巧理事长梶川真秀先生在座发表了讲话,现在听说有关中国,为了把珠算申报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无形文化遗产,而积极地开展工作。出乎意外,大家毫不知情。我想珠算申遗一事,对世界上珠算爱好者来讲难道不是一桩值得期待的盛事?况且梶川还是世珠联的第一副会长呢。为何如此重要的消息连梶川先生没有听说,当时就感到不可思议。请浏览一下发给我们这样消息的情报杂志“中国珠心算简介”就会知道事情的由来,宣传活动的必要性可见一斑。

    宣传交流活动的特征是,不是单方面、而是双方要从深度和广度、贯穿各个方面情报往来是关键。这可以拿身体中的血液流动做比拟。而且,在组织里沟通参与者之间想法是不可或缺的。成员之间的交流能使组织充满活力、提高思想、增强聚集热情。宣传活动也可以说是民主主义的基础。对我们日本人来说,我们有在过去军国主义时期什么都不让我们知道,什么都不能说地,饱受被战争支配的痛苦体验,因而更加深切地体会到谋求更多信息想法的重要性。

    (三)举行国际活动,一定要有口译和笔译的体系。199410月间,我参加了中国珠算教育问题研究会,想发行杂志“中国珠算简介”,遇到了最困惑的事情。从中国传来的信息量的同时,不得已也得进行翻译操作。曾向教授汉语老师求教,一概都被回绝。其理由是“不懂专业用语”。万般无奈只得自己来琢磨,求购了23本汉日词典,当时每个月用手写在B4纸上发行。从101期开始,我购买了汉语翻译软件、由电脑制版发行季刊。

    翻译发行在20年间能持续进行,之中非常难得的是得到了梅大海先生的鼎力相助。凡有难度的翻译,和涉及到和中珠协之间的电邮往来等,都有志诚大学的老师梅先生来处理。梅先生把文章的日语翻译比我们日本人更加正确、专业用语更到位,使人一看就明白。另有一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的王寅东先生也给帮了我们很大的忙。2002年世珠联成立以来,每次日本珠算访华团,不仅是翻译,连行程中给与的照料以及和中方交谈等的相助数不胜数。还有对在世珠联工作并担任翻译工作的景婉搏先生抱有大显身手的期待。。

    对日中珠算交流来说,若没有翻译(口、笔译)体系,对今后的发展无论如何都是个无法实现的重要问题。

    在翻译方面,我有着难忘的体验。此话说来已过了10多年时效之事,作为一次教训而加以记载。还是2002年的世珠联成立大会之时,举行会议的场地是,和北京奥林匹克中心的渊源深厚、气派十足的会场。世珠联成立大会的最后一天,要通过众多决议,但是没有日语翻译就要表决。我大吃一惊,连担任翻译的王寅东先生,对决议形成后,再用日语加以翻译之事,感到惊讶是理所当然的事。关于这件事向田村理事长作了汇报。就连第二天的第一届理事会上也发生了同样没有翻译的事情。对这种情况,在列席代表席上的田村理事长,实在感到忍无可忍,举手提了意见。可是,在另外的一次会议上,似乎谁也没有对作为与会的、来自的日本参加者当成一回事。马来西亚的代表用带本国口音的“大马式英语”作了发言,年轻的女翻译把发言译成了中文后,我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叹之声,“唉,对不起,能否请您用中文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其实也这也算不了什么,因为除了日本人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懂中文。如果我再不努力学好中文的话,类似尴尬场景还会再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