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详细信息

在珠心算教育实验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2017/6/26 15:44:14   http://www.shzxs.org  来源:上海市珠算心算协会   阅读:250人次

                          在珠心算教育实验区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迟海滨

同志们好!我应中珠协邀请出席这次会议。这是中珠协召开的第三次珠心算教育实验区工作会。第一次是部署和具体安排落实实验区工作。第二次和这次工作会,是汇报交流实验区工作进展情况,互相学习借鉴,取长补短,推动珠心算教育与小学数学教学有机融合(以下简称两教有机融合)实验工作深入发展。九个实验区的发言我都认真听了,讲的都很好,显示大家在两教有机融合方面下了功夫,取得了很大进展,既有共性方面的进展,也显示各有特色,这种生动活跃的情况很好。创新探索新事物,就要发挥大家的聪明才智,进行探索实践,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逐步深化。在实验过程中各有特色是好事,会使实验成果丰富多彩。我也注意到,大家在融合方面下的功夫大,在实践融合的全过程中,如何保持珠心算教育的特色方面,需要特别关注。这是此项实验工作成败的关键。下面讲些个人看法,供同志们参考。

实验工作的全过程,要始终把握住实验工作的目的性。20118月教育部基教二司同意将珠心算教育列入地方课、校本课,只要学校愿意开珠心算教育课,可以自主决定[1]。地方课、校本课的课时量少,有几个学科争用。由于课时量太少,无法达到促进脑神经网络发育的程度,难以实现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目的,使珠心算教育发展处于困境。为了走出这个困局,9个珠心算教育实验区,实验项目有若干个,其中主要实验项目是“两教有机融合”。有机融合,不是最终目的,是手段,最终目的是发展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或者说本项实验的目的有两个层次。首个层次目的,是提高数学教学效率,节省课时量,为发展珠心算教育创造条件;最终目的是将节省的课时用于珠心算教学和珠心算练习,特别是要多用于珠心算练习,促进儿童脑神经网络发育,达到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目的。

“两教有机融合”,前些年有的学校作过对比实验探索。如吉林省吉林市江密峰中心小学。实验情况如下:小学1-3年级数学课,新课标之前的教学大纲规定449课时,数学教学与珠心算教育结合教学,仅用332课时即能完成教学大纲规定的教学任务,比教学大纲规定课时节省117课时,不仅提高教学效率三分之一,而且还提高了学生的数学成绩,一年级数学成绩比对照班高3.89分(96.17--92.28),二年级高7.83分(98.05--90.22),三年级高7.3分(94.28--86.98[2]。再如陕西永寿县城关小学的实验。据他们调查,小学高年级学生对数学有厌烦感,喜欢数学的是少数,因为大量的计算课使学生感到枯燥。他们认为这种情况同教材有关。他们统计,现有小学数学统编教材(指新课标之前的教材),14年级,计算课就有510课时,到4年级终了才能学完整数四则计算,到5年级第一学期才能学完小数四则运算。在这期间除了图形的认识和图形的计算以及简单的统计知识外,大量的课时编排在计算上。经过珠心算教学实验,加减算教学只用132课时,乘除算教学只用115课时,总计247课时就可以完成四则运算等全部教学任务[3]。以上两例,可见小学数学教学提效节时的空间很大。各实验区“两教有机融合”实验教学已取得的进展,显示出实验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在“两教有机融合”的教学实验中,既要最大限度在融合方面求同,也要存异。即在培养学生数学能力和提效节时方面要最大限度的求同;在保持珠心算教育特色方面,一定要“存异”,保持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功能。什么是珠心算教育的特色?根据浙大和中科大联合课题组关于珠心算教育的脑机制研究成果和脑科学中关于儿童脑可塑性理论判断,珠心算教育中除双手合作拨珠、珠译数、数译珠、诱导脑珠象、快速运算方法和歌诀外,最具特色的是珠心算能力练习和训练,这是促进儿童脑神经网络发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关键手段。浙大和中科大联合课题组同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新兴区第一小学合作研究取得的《珠心算练习对儿童脑白质的影响》的成果,为我们提供了一组能反映珠心算能力同脑白质发育情况与工作记忆能力因果关系的有力数据。这组数据如下:

项目

珠心算组

对照组

备注

被测学生人数

25

25

 

平均年龄

10.48

10.23

 

珠心算能力

均值

4.04级别

未学珠心算

 

全脑各向异性分数均值

0.44(±0.009

0.42(±0.018

珠心算组显著高于对照组,P=0.00

数字记忆广度

9.0±1.1

7.4±1.3

字母记忆广度

4.8±0.5

4.0±0.5

所有被测试者,全脑各向异性分数均值与两种工作记忆广度有显著的正相关性, P:0.01

各向异性分数(FA全脑均值)能反映(脑)白质密度(也可以讲脑神经网络密度)和神经细胞的成熟以及髓鞘化的情况。

论文对上述数据作了以下综合性分析:“珠心算组FA骨架全脑均值显著高于对照组。鉴于本实验中参与者都是10岁左右的儿童,这个年龄阶段是大脑发育的重要阶段,在珠心算练习的三年里,他们的大脑为了适应珠心算操作的要求会逐渐发展成有别于对照组儿童的模式,脑的塑造是缓慢和微妙的,但随着练习时间(的积累)和强度的提高,这种微妙的改变也能积累到能够用核磁共振技术观察到的程度。珠心算组超常记忆广度很可能源于珠心算练习,而记忆广度与FA骨架全脑均值之间的(正相关)关系进一步证实了珠心算练习能够改变脑可塑性的假设[4]。”这段文字,根据我个人的理解,用生活语言讲,“珠心算组超常记忆广度是珠心算练习形成的;而记忆广度与脑白质密度(神经网络密度)之间正相关关系进一步证实了珠心算练习引起脑可塑性变化。”这段综合性分析讲得非常明白,是珠心算练习引起脑可塑性变化和超常记忆广度的形成。该课题组从另一个地区的学校选了两组各10人作同样实验,由于实验组的珠心算能力未达到见数即答的程度,脑白质未出现明显变化,也证实珠心算能力练习对脑白质微观变化的关键作用。

浙大和中科大联合课题组关于《珠心算练习对儿童脑白质的影响》研究成果,同脑科学中关于儿童脑可塑性理论相一致,相互印证其科学性。脑科学中关于儿童脑可塑性有一系列理论,下面引一些最直接相关、最重要的理论供研究参考。“人类大脑最终的形态构造和化学构造是由先天(基因)和后天(经验)共同决定的,后天的经验更是决定性的。”[5] “在胎儿发育过程中,几十亿神经元分化成不同表型构成适当的联系,组成不同水平的神经网络,从而奠定了大脑的神经基础。这是遗传物质决定的框架,而发育的完成和质量,完全依赖于神经系统的后天活动和环境刺激。”[6] “早期的适宜教育,是利用(儿童)脑的可塑性,开发大脑皮层智力,建立茂密的神经网络。”[7]“突触部位的经常使用,类似肌肉锻练那样,可引起生长作用,从而使连接部位的功能得到加强。”[8]“复杂环境和学习训练诱发的神经系统形态结构变化,是经验依赖性的神经可塑性,是智力开发的理论根据。”[9]“丰富多变的生活环境(包括学习、特殊技能练习训练等)是诱发脑内产生经验依赖性神经可塑性的重要因素,环境丰富度达到一定的刺激量就可以产生影响。”“各种类型学习记忆可诱发与学习记忆相关脑区产生明显的结构可塑性变化。”“因时施教是将大脑发育的内在规律与外部环境人为刺激和学习结合起来,用后天的经验去促进脑发育。”[10]“在生理刺激范围以内,刺激量大和接收的信息量多对脑结构与脑功能有益,可以促进脑功能发展。”[11]“各种突触连接——不一定是串联——是神经网络的基础。记忆信息储存在神经网络系统中,不是储存在单个神经元上。”[12]“大脑的发育依靠各种感官信息的输入,其中听、视觉(信息)的输入,对智力和大脑发育是最重要的。”“通过训练和实践(尤其是手的运作)促进神经网络的组建和突触(连接)的强化。”“多感官配合刺激会更有效。”[13]“很多研究已经证明,特殊技能长期练习会引起脑神经结构的变化,并且这种变化和技能的特性是紧密相连的。”[14]“人类的某种行为、技能和知识的掌握,在某个时期发展最快,最容易受影响。如果能在发展的关键期里进行适宜而有效的学习,将会极大地促进脑结构与功能发展,取得事半功倍的学习效果;如果错过这个时期,就要付出几倍的努力才能弥补,或者永远无法弥补。”“1920年一位英国牧师在印度发现由狼抚养的女孩,回到人类社会时根据发育情况判断约8岁左右,活到17岁。这期间牧师想方设法恢复她的人性和智力,经过4年才听懂几句简单的话,学会6个单词;经过7年,只学会45个词,会说几句不流利的话。直到死时,其智力只相当于4岁小孩的水平。到目前为止(各国)共发现30多例由动物抚养的野孩子,但是没有一个在回到人类社会后其智力能恢复到与其年龄相当的水平”。[15]“尽管一般认为脑发育的关键期在5-6岁以前,而1-2岁最重要,但只是总体而言,事实上各种脑功能的发展并不同步进行。语言学习(母语)的关键期以及脑内突触连接(构建脑网络)大量形成的关键期可以说在5-6岁以前,而连接两半球的胼胝体神经纤维的发育持续到10岁左右,某些神经纤维的绝缘层——髓鞘的发育甚至延续到15岁左右。”“从脑的可塑性来看,成年期以前有很强的可塑性,可塑性一直保持到终生。相对而言,关键期的可塑性最强。” [16]为了防止片面性,发生误导,此段引文多了一些。从这些理论看,珠心算练习和训练的重要性。

根据浙大和中科大联合课题组的脑机制研究成果和脑科学中关于儿童脑可塑性的理论,可以得出如下判断:较长期的珠心算练习训练,是对儿童的注意力、记忆力、思维能力和运算能力等认知能力的综合训练,是对脑神经网络的强刺激,能促进神经网络的构建、发育、脑功能发展和记忆功能增强。既然记忆储存在神经网络上,记忆是人认知能力的基础,是学习能力的前提,没有记忆能力就不能学习。神经网络即是知识的储存系统,也是智慧的生产系统。珠心算较长时间练习引起脑白质密度增加,工作记忆能力超强,对儿童的后期发展有重要意义。七台河市新兴区第一小学珠心算优质教学为《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脑机研究》作出了关键性的贡献,揭示了珠心算教育的脑机制奥秘,也解开了“一科突破多科受益”之谜。这段文字表述有些啰嗦,不精练,目的是为了证明珠心算练习对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重要性。珠心算能力一般能反映儿童智力潜能开发的程度。为评估“两教有机融合”实验工作进展情况和成效,建议每学期终了都应测试实验班珠心算能力等级。

随着脑科学研究的发展,西方发达国家兴起神经教育学研究。尽管还有些争议,美国、欧盟和日本等许多研究机构都建立了“神经教育学或者神经科学与教育相结合的相关研究中心”,探索神经科学研究如何对教育有所贡献和教育工作应重视儿童大脑发育的敏感期和可塑性规律,为学习者提供适宜的刺激,促进他们的大脑发生可塑性变化。从这个学术观点思考,浙大和中科大联合实验课题组与七台河市新兴区第一小学合作完成的关于《珠心算练习对儿童脑白质的影响》课题研究,是“神经科学研究与儿童数学教育创新探索紧密结合”的范例。为了扩展珠心算教育与学术界的学术视野和引起某些对珠心算教育有偏见人士调整思路,建议中珠协会刊《珠算与珠心算》转载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后改院)主办的《教育研究》2010年第11期发表的《基于脑的教育:神经科学研究对教育的启示》一文。作者王亚鹏,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助理研究员;董奇,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现为校长)。

以上意见,供同志们参考。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注:

[1]详见《珠心算教育开发儿童智力潜能的奥秘》第252-258页。

[2][3]详见《珠心算教育与少儿智力开发》第123、第222页。

[4][14]引自浙江大学与中国科技大学联合课题组结题论文《珠心算练习对儿童脑白质的影响》。

[5][6][7][10][12][13]引自孙久荣教授编著《脑科学导论》。

[8][9]引自韩太真教授、吴馥梅教授等编著的《学习与记忆的神经生物学》。

[11][16]引自吴馥梅编著《脑活动的内幕》。

[15]引自唐孝威院士等编著《脑科学导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