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详细信息

将珠算珠心算教育列入国家课程的思考

2021/4/8 13:10:56   http://www.shzxs.org  来源:上海市珠算心算协会   阅读:165人次

将珠算珠心算教育列入国家课程的思考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  牛腾

 

一、问题的提出

算盘是中国古代后期最常用的计算工具,自清末以来,珠算一直是小学数学课堂中的重要内容。直至计算机兴起并逐渐普及,算盘作为一种计算工具被取代,珠算知识也慢慢从国家数学课程标准里消失。但是随着珠心算的兴起,珠算珠心算的科学文化价值及教育启智等功能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呼吁将珠算珠心算教育纳入国家课程体系中去。

2020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带来《关于让“另一种知识体系”纳入国民基础教育的提案》,全国政协委员、民盟重庆市委专职副主委、数学教育博士黄燕苹提交《关于推动珠算文化进入小学数学课堂的提案》。他们从科学、文化和教育发展等角度,建议重新审视珠算和珠心算,尽快将珠算珠心算知识及文化纳入国民基础教育课程之中。教育部在对《关于推动珠算文化进入小学数学课堂的提案》的答复中肯定了珠算的文化价值,并指出,是否有必要进一步提高小学生的珠算学习要求,将把这一问题提交给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修订组认真研究。

那么现行国家课程标准中对珠算学习有哪些要求,是否有必要将珠算珠心算教育纳入国民基础教育体系中去以及将珠算珠心算知识列入国家课程标准是否可行,针对人们的诸多顾虑,本文将对国家课程及其对珠算的要求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阐述关于将珠算珠心算列入国家课程的思考。

二、国家课程及其对珠算的要求

为保障和促进课程适应不同地区、学校、学生的要求,教育部颁发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中规定,我国实行国家、地方和学校三级课程管理。教育大辞典中对国家课程的界定是:“国家课程对5岁—16岁义务教育阶段制定的一项全国性课程大纲。”国家制定课程规划,编写、颁发国家课程标准,确定课程门类和课时,宏观指导中小学课程实施。地方在确保国家课程得以实施的基础上,开发适应本地区的课程。学校课程则是国家、地方课程在学校的实施,以及由学校开发或选用适合本校特点的课程。

1950年至1963年的国家数学课程标准(或大纲)都对珠算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但从1978年开始,国家课程标准中逐渐减少珠算相关知识,这一时期正是计算机、计算器广泛使用的阶段,珠算的计算功能逐渐被取代。

历届“标准”对珠算的要求

年度

内容

1978年

“掌握珠算加减法和乘数是一、两位数的乘法”

1988年

“珠算只学加减法,并注意加强联系。(注:使用珠算较多的地区,也可以多学一些珠算)”

1992年

“珠算只学加减法。(注:使用珠算较多的地区,也可以多学一些珠算)”

2001

取消了对珠算的要求。仅说明“算盘只作为计算工具介绍”

2011年

“知道用算盘可以表示多位数”

从表格可以看出,2001年课标中取消了对珠算的要求,只将算盘作为计算工具介绍。考虑到中华文化的因素,以及专家学者和一线教师对珠算在小学数学教学中作用问题所提出的建议,修订组在2011年课标中增加了“知道用算盘可以表示多位数”。并在“附录2 课程内容及实施建议中的实例”中举例说明如何“用算盘上的算珠表示三位数”,同时指出“算盘是中国的重大发明,体现了十进位值制计数法”。

在我国对珠算不够重视的情况下,日本、汤加等许多国家仍将珠算内容纳入了小学数学课程。特别是日本历年的《小学数学学习指导要领》(以下简称《要领》)都对珠算有比较高的要求,从1977年到1998年的三次修订中都在三年级安排了珠算的内容,2008年修订的《要领》中又在四年级增加了对珠算的要求。2017年3月,日本文部科学省颁布了新的《要领》,不仅要求三年级和四年级学生掌握一定的珠算知识,还介绍了算盘和珠算蕴含的思想方法。

对比中日“数学课程标准”中对珠算的要求可以看出,日本对于算盘和珠算有更高的认识和评价,而算盘和珠算作为中国的伟大发明,我国对珠算文化价值的认识虽有所提高,但对算盘科学价值的认识仍停留在其记数或计算功能,国家课程标准中并没有完全体现出珠算珠心算无法替代的科学价值和教育启智等功能。

三、珠算珠心算教育列入国家课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对于将珠算珠心算列入国家课程标准,现在仍有不少反对声音,有人认为没必要,有人认为不可行。因此,本文从珠算珠心算的价值以及实施建议等方面来分析珠算珠心算教育列入国家课程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一)珠算珠心算知识列入国家课程标准的必要性

珠算是一种古老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代表之一。珠算项目在2008年成功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13年又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高度评价为世界提供了“另一种知识体系”,是“适应当代需求的范例”。现行的国家课程标准对珠算的要求并未体现出国家层面对珠算传统文化的重视,大部分学生也只停留在对算盘的“介绍”层面,并没真正体会到它的文化价值。

除了作为一种传统文化,珠算还蕴含着丰富的科学内涵,具有独特的数学逻辑和方法,并由此铸就了另类知识体系。这类知识体系在当代仍发挥着巨大的价值,创造出了新的知识和方法,珠心算就是其中之一。很多人认为珠心算就是单纯的运用口诀进行运算,实际并非如此。刘尚希指出,珠心算,是通过将手拨算珠这一“实体过程”迁移内化到大脑的“虚拟场景”之中,从而形成一种源于珠算但异于其他任何计算的创新方式和形态,珠心算的过程实际是开发大脑潜能的过程。国内外许多脑科学和心理学家对使用算盘与开发人类右脑的关系做了大量研究,这些研究表明珠算以及珠心算对开发人类右脑的功能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同时,相关研究还表明,珠算珠心算训练在认知功能提升中具有显著价值,对提高学生的计算能力、空间想象能力、记忆力和注意力等具有重要作用。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要求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把改革创新作为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加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教育,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珠算珠心算具备深厚的文化底蕴,知识与技能兼备,能够大大提升国民文化素养和智力水平。因此,非常有必要将珠算珠心算教育纳入国家课程标准中,传播中华优秀文化,提高国民整体智力水平。

(二)珠算珠心算教育纳入国家课程体系的可行性

关于将珠算珠心算教育纳入国家课程体系的可行性问题,现在主要有以下几种顾虑:一是珠算珠心算与现行笔算教学相冲突,学习珠心算会增加学生负担;二是教育部门已经许可珠算珠心算进入地方课和校本课的前提下,没有必要推进珠心算进入国家课程;三是将珠心算列入国家课程后,对于有些没有条件的学校来说难度太大,不好开展。

第一,珠算珠心算和笔算使用的计算工具不同,计算方式自然也有所不同,对于有些算法来说,珠算是从高位到低位进行计算,而笔算则是从低位到高位进行计算。因此有观点认为珠算与笔算计算方法相冲突,会对学生造成影响,这其实是一种误解。珠算珠心算和笔算只是两种不同的计算方式,它们所遵循的算理是相同的,不存在老师教学上或学生学习时相冲突的问题。只要老师教学方法得当,反而可以让学生掌握多种运算方法,从本质上理解数学运算的含义,提升学生计算思维能力,还有助于学生形象思维的培养。同时,算盘作为教具有利于学生更加直观形象认识和掌握十进位值制等数学思想方法。

此外,根据现有研究,珠心算具有迁移作用,能达到“一科学习,多科受益”,甚至是“一科学习,终身受益”的效果。因此,小学数学课程中增加珠心算内容不仅不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还将起到减负的作用,不仅可以解决小学生计算障碍问题,还能促进其他学科的学习,能够真正意义上提高学生学习成绩和综合素养。

第二,教育部虽然许可珠算珠心算进入地方课程和校本课程,但目前来看存在很多问题,不利于珠心算教育工作的开展。如有的学校开设了珠心算课,但是相关教育部门或财政部门并不重视,缺少对学校珠心算教育的关心与支持;地方上并没有专门的珠心算教研员,珠心算教师缺乏专业性的指导;有的地方教材和校本教材存在较大问题,不仅造成资源浪费,也极大影响了教学质量。只有珠算珠心算进入国家课程,才能提高教育、财政和学校的重视程度,国家层面或相关教育部门还可以组织成立珠心算教育教学研究指导小组(或研究团队),开发更适合各个年龄段的珠心算教材,建设更专业的珠心算教师队伍,提高教学效率,减少教育资源的重复开发与浪费等问题。

第三,将珠心算列入国民基础教育并非是对全国实行强制性的珠心算教育,也并非是进行一刀切。而是建议将珠算珠心算列入国家课程标准中,学校也可以根据自身情况探索国家课程校本化实施的路径。对于没有进入校本或地方课的学校来说,是为他们铺平道路,降低门槛;对于已经进入校本课或地方课的学校来说,是提供源源不断的支持。而且现在家长也越来越重视珠心算教育,很多学校没有珠心算课,学生只能去校外辅导机构学习珠心算,而有些机构并不能很好开展珠心算教育。即使在校内开展珠心算选修课,也能解决学生的需求,还能达到更好的学习效果。因此,教育部门和课程标准修订组的专家学者们也可以从选修课的角度思考开展珠心算教育的新的路径,解决这类问题,进一步推动珠算珠心算知识进入国家课程标准,这不仅有利于教育公平,还能保证教学质量,满足学生终身学习和发展的需求。

 

总的来说,为贯彻《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适应新时期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要求,继承与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非常有必要将珠算珠心算知识列入义务教育阶段国家课程标准,这是一项基础性、长期性、系统性的工程,需要政府、社会、学校、家长的共同参与,只有各方形成工作合力,才能使这项事业长久、可持续地开展下去。因此,我们建议教育部在全面修订课程标准时能够明确珠算珠心算知识为小学数学教育的内容,尽早建立珠算珠心算知识纳入国民教育体系的长效机制,真正造福下一代。

 

 顾明远.教育大辞典[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8.

郑玉飞.改革开放40年三级课程管理概念的演化及发展[J].教育科学研究,2019,(5):54-59,65.

黄燕苹,黄翔.珠算应纳入我国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J].数学通报,2009488):26-29.

史宁中,马云鹏,刘晓玫.义务教育数学课程标准修订过程与主要内容[J].课程·教材·教法,2012323):50-56.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教育处.日本小学学习指导要领:数学[J].世界教育信息,20173023):46-60.

 新华网.首届珠心算发展高端论坛在京举行[EB/OL].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20-12/04/c_1126821045.htm,2020-10-4/2020-12-28.


相关新闻: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6657号